吳杭民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14日02版)
  10月11日,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再次發佈反腐重磅消息:江蘇省委原常委、秘書長趙少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趙少麟簡歷顯示,他今年68歲,早在2006年便卸任江蘇省委常委、秘書長一職,退居二線已達8年。記者梳理有關案例發現,黨的十八大以來,不少退休或退居二線的官員被調查,僅副省級及以上高官便有倪發科、郭永祥、陳柏槐、陽寶華、趙少麟等人。
  一直以來,官員退休後往往就算是“平安著陸”,等於進入“保險箱”,但在時下的反腐大潮中,這樣的觀念必須徹底扭轉了。郭永祥、趙少麟等一批退休或退居二線的官員在反腐大潮中“東窗事發”,受到法紀懲處,這充分體現了“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”的真理,更充分彰顯了中央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的堅定決心。
  不過,就反腐敗的質量和效率而言,及時鏟除腐敗分子,正風肅紀、精準打擊,才能使“不想腐”、“不敢腐”、“不能腐”成為現實。因此,有必要反思:有的貪官為何退居二線8年後才被揪出?
  某些腐敗分子得以長期潛伏,甚至邊腐邊升,最後“安全著陸”,無疑是相關組織人事部門用人失察的惡果。一些貪腐官員在任時已經暴露的違法違紀問題就很多了,甚至舉報不斷,民怨沸騰,但奇怪的是,這並不影響其升遷,以至於“蒼蠅”被養成“老虎”。無怪乎習近平總書記也質問:“有的幹部身上有那麼多毛病,而且早就有群眾不斷反映,但那裡的黨委和組織部門都不知道,或者知道了也沒當回事,讓這些人一而再、再而三被提拔起來,豈非咄咄怪事!”
  於是,邊腐邊升就成了幹部提拔任用中的一大“奇葩”,它帶壞了事發地官場的風氣,甚至導致腐敗成風、演變成驚人的窩案、串案。在這種官場生態的左右下,領導幹部的任期離任審計,也就成了一個擺設,發揮不了其制度設計的初衷。
  領導幹部因任職期滿、退休、調任、免職、辭職等原因不再擔任本職務,對其進行任期離任審計,已成為一項制度,審計內容包括:有無因重大決策使集體財產造成嚴重損失;有無以權謀私、貪污、挪用公款、行賄、受賄等違法違紀行為;有無違反中央、省、市關於廉政建設的有關規定等。按照制度設計的初衷,離任審計應該能成為揪出貪腐分子的有力抓手,但問題是,領導幹部任期離任審計大都是“先離後審”而非“先審後離”,即已決定了被審計人升職或退休等情況下再進行審計。
  這樣的局面,不利於制度真正發揮作用。既然有關部門已經決定被審計官員升遷或退休了,審計人員難免會抱著走走過場,甚至應付了事的心態進行離任審計。有的甚至還會認為,都是退休的人了,就別再跟他過不去了,等等。於是,貪官退居二線8年後才被揪出,就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。
  正所謂養癰遺患,貪腐分子之所以能成為“漏網之魚”,唯一的原因就是法紀的“籠子”太不嚴密,甚至很多反腐制度都是擺設。期待反腐的制度能落實好執行力、貫徹力,讓那些貪腐官員無縫可鑽。  (原標題:貪官為何退居二線8年後才被揪出)
創作者介紹

鍾嘉欣

wl84wlwl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